【放映講座】素人革命Z>B

 

講座-21  

 

 

賴珍琳,簡稱賴。黃哲斌,簡稱黃。瞿筱薇,簡稱瞿。

:2014國際華人紀錄片影展,以【愛去‧愛來】主題作為這次影展的主軸,扣緊了「愛會離去,也會再次重來。」數以萬種的愛的本質,試圖以這次影展所環繞的六大核心,帶領著觀眾,一同感受愛,也再次認識愛,讓心獲得重生的勇氣。而本次影展活動第二場的免費放映活動,除了播映「社會—夢想家」主題當中,集結來自世界各地有關非暴力抗爭行動影片的影展作品《不服從行動守則Everyday Rebellion》。而在影片放映結束後,主辦單位也特別邀請到,不僅十分關注此議題,也曾親身參與過在臺灣的非暴力抗爭活動經驗,獨立媒體人黃哲斌,以及g0v零時政府的創始成員瞿筱薇,一起來談談這部影片,也利用自身參與的眾多經驗,和在場觀眾分享實際參與行動的種種心得與感想。

:我自己看完影片的第一個想法,這是一部讓人很有絕望感,也同時有希望感的影片,每個國家同一時間都面臨著各式各樣的問題,經濟、政治、社會,都面臨恐懼。房子一夕之間被銀行收回,這無家可歸的恐懼來自於經濟上,在華爾街前的女生,小的時候翹家流浪成為難民,好不容易念了大學,卻欠了貸款。《為什麼上街頭》這本書的作者在某一次演講當中,有一個女生上前跟他分享,她本身來自小康家庭,申請很好的學校,揹了學貸,畢業後找不到好工作,而她現在的工作是伴遊女郎。

即使是我們認為很富強的國家,也面臨到這種問題,更深層的是恐懼是,伊朗、敘利亞等國家的政府如何利用人民的恐懼來控制國家,以不人道的方式對待。回過頭看台灣跟香港,會讓人有絕望感也會讓人有希望感,這麼多國家的人民在這,還是會用不同的方式站出來,為他們更好的社會或生活更完善的體制,在這世界的每一個角落都有人在努力,這不變的意義,是日常生活的抵抗。

:這部影片的英文片名《Everyday Rebellion》,連上臉書去看,會看到一個計畫,裡頭教你怎麼做非暴力的抵抗,各種方式,影片的教學,如何去抵抗催淚瓦斯,非常實用。影片開頭的一句話,「民主就像愛,你必須每天實踐它。」,就是這句話決定選擇這部片。非暴力抗爭跟愛作連結,不只是為了自己,也為了下一代,為了明天。

:我拍記錄片有一段時間了,看完這部片的第一個感受,很真實。運動中展現的臉、恐懼,絕望,這個影片把這些東西表達得恰到好處,這部影片雖然很貼身地在拍,卻也給人有些距離感。

喜歡的另外一點,記錄片有時是可以介入的,有時是很旁觀的,把說故事的人角色,放在其實是在做一個大運動,運動方法論,不同國家的不同狀況,把這些狀況蒐集起來,如大計畫的一環。有點像是一個邀請,看過這個影片後,理念的穿插傳達,悄悄話的口白傳達方式,可以這樣來做,把形式與內容結合的很好,理念的傳達,而且是跨國的行動,脈絡與內涵很豐富,都可以讓我們繼續去探討,或是直接採取行動。

那我們有什麼事可以做?傳達給台灣的運動者,回到方法論,怎麼去行動,How?希望有效達成什麼樣的結果,切入點很精準,很真實存在在運動者的身上,那這個平衡就會很明確的傳達在觀眾身上。

:從媒體上來看公民抵抗的傳播策略,其實從今年太陽花運動以來,有很多新的傳播策略。「傳播即行動,行動即傳播。」,現在我們身處這樣的時代,所有在座參與社會運動的人也在做傳播,基本上不依賴大眾傳媒,自己也是一個傳播媒體,除此之外,一個有社會意識的傳播者,也是在實踐社會行動,是很有意義的事情。

這部電影給我的啟發,舉例像是影片當中,「小心,革命風暴將至。Be afraid of the storm that will come.」,片中將標語印在低風險,以紙鈔的方式,藉由貨幣流通,讓理念傳播,利用不同的紙鈔做不同的政治訴求。歷史上英國在1903年,在大英博物館典藏的硬幣,因為當時女性沒有投票權,用了很多方法,海報的作法在當時有很大的風險,會被警察搶走,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在硬幣上面打上他們的訴求,而訴求也在1918年成功。1986年台灣,綠色小組戒嚴時期,在那個政治時空下,《綠色小組綠影帶》,跟官方做一個平衡的年代,偷偷摸摸買到他們的錄影帶,之後南藝大也合作將影片數位化。

2009 年Peope公民新聞平台成立,裡頭通通都是大學生,他們其實已經擁有傳播的能力了。每一個國家,不同的時空下,其實都有不同的公民抵抗策略,革命將至,世界各國有很多地方,用不同方式傳達他們的理念,不要認為臉書跟推特就能帶起革命,巴林用手機記錄影像,緬甸用臉書,更多的工具是為了讓我們串連世界發生的事情。

我認為非暴力行動兩個兩個重要的策略,第一點:冷靜跟勇氣。舉兩個例子,案例一,當時「路過中正一分局」活動,有人在現場沿途張貼標語,台視記者就撕他的標語,你身為一個記者,又怎麼可以介入事件,而當時有一位女生,苗博雅,她冷靜地還原現場,鼓勵現場觀眾把影片拍上網,避免誤解、錯誤傳播。這段很有意義,某種程度上很能夠反映這次影片的主題,如何做非暴力抗爭,如果真的發生暴力,那場行動就毀了。在這個時代很重要的是,每一個人都是一個傳播者、記錄者,現場好多人在紀錄這個事情。這個案例非常有意思,有好幾個層次,不希望非暴力現場衍發出一些無預期行動,如何去排解,如何鼓勵大家傳播,讓主流媒體打臉,如果你是當天現場的人,你要發揮很大的勇氣與冷靜才有辦法做到這樣的事情。

第二點:幽默與熱情。舉個例子,在俄羅斯,這個政治氣氛滿嚴肅的地方,當地新聞網站發起的活動,這個城市跟台北有點像,道路坑洞很多,於是他們用一個方法去抗議這個事件。影片中利用塗鴉將政治人物的臉像塗鴉在坑洞上,有時候塗鴉是一個很有效的抗爭策略,塗鴉是低成本、高創意的方式,是可以展現威力的,用幽默的方式在做抗爭的策略。常常覺得全民超人不是刀槍不入,而是魯蛇也可以當英雄,呼應台灣這一年來的經驗,網路上看到很多年輕的朋友,都覺得自己落伍了,年輕人有創意,絕對不是競選廣告在一直玩,與自己的經驗跟創意,投入自己能夠改變的事情。

敘事的力量,之前在網路上,有一個影片,全台灣有十幾個高中生串連的一個影片,他們的訴求是讓蔣公銅像移出校園,合乎今天的主題,從日常去抵抗,從身邊微小的事情去抵抗,不見得馬上就會有效果,但是等這些高中生升上大學,其實是會有希望感的。

與其去詛咒黑暗,一、改變很難,如果不嘗試就無法改變。二、不必迷信網路,也不要忽略網路。三、活用網路時代的行動策略,分散式架構,幽默、靈活、塗鴉、公共藝術。四、不止抗爭者在進化,獨裁者也在進化。目睹傳播轉型,目睹很多年輕人技能上的進化,這個時代,其實你不知道電腦另一端的人是誰,這個時代是一種挑戰,但是是好的挑戰。

:我非常喜歡剛剛提到的苗博雅,個人媒體的時代,透過網路傳播,對我來說是公民素養加深的事情,釐清事實,舉手投票,是達到共識的過程,透過攝影機,可以被推翻,她非常清楚的論述,是讓一個運動更成熟的過程。剛剛提的例子,政客的臉放在坑洞的道路上,我也非常開心有機會在大銀幕看高中生拍的這隻片子,還有人用Google調查你家附近哪裡有蔣公銅像,不爽但是沒有行動,但是看到高中生的影片又在蒐集這些資料,因為不爽,變成是延續的行動。我自己看到,就重新有很深刻的感動。

:g0v想解決的方案是非常理性客觀的方式去分析它,這次看這部影片,全球做抗爭運動都有一個特徵,加入了藝術家的思維,跟一般理性思考的方式不同,有一種跳躍,像剛剛的在坑洞畫臉的行動,或是影片裡在做的行為藝術、街頭藝術,怎麼樣去把大公司、大資本的威權,用一個極好笑的方式,讓你不得不重視它。傳播工具的計畫,素人革命Z>B。

:真的嗎?素人真的可以嗎?以往都是專家學者發起的活動,由素人發起真的可行嗎?對這個影片,讓我有感覺的是方法論,怎麼做?可不可以複製?可以學習嗎?在這個片名當中,導演想傳達的,我們的確每一個人在日常生活中,可以去追求、實踐理念,利用非暴力的方式,但是怎麼做呢?

我今天主要是以g0v為一個例子,半年前我分享g0v這個名字覺得很丟臉,奇怪名字的社群成員,有六、七成是資訊背景,但是現在降到三成,目前包含有設計師、繪畫專業,各個專業領域的人都有,開放原始碼的方式在做事情。不只是城市改造社會,我們走到一、兩年下來,這個概念其實是可以跨領域的,我們有很多專案,平常有很多個小任務,有人會挖坑,有人會推坑,有人會掉在坑裡,而有人則填補它。這樣的運作方式就是強力邀請大家日常生活中,做一個推廣,在一個非full time的社群,還是可以貢獻,也有很多人願意為這樣的社群花時間。

其實這樣新型態的社群,我們在影片中也有看到,去中心化、分散式的一個概念,不是有一個領導者要跟大家開會,去決定好怎麼做,沒有中心的組織,不容易被砍頭,每個人都可以提出慨念、方案、行動,需要什麼協助,去中心國際上很多組織慢慢走到這個樣子。去中心不等於無中心,重點還是去中心是很多中心的意思,在這樣的脈絡下來,用資訊參與社會,介入政治參與,鼓勵公民直接參與政治,有獨立媒體、記者挖掘 有傳統NGO開源社群,其實在過往,政府跟NGO會有連結,開社群這一端是一個開放式,你隨時可以來參與,歡迎所有有興趣的人,關心社會議題的人,用這樣做事情的方式,去跟其他機構團體去互動,所以在影片中,有一句話是很重要的。「現在的運動是分散式的,但是我們要一直溝通找到共識。」,彼此溝通才能找到答案。

群眾溝通,教大家如何用手式開會,從占領華爾街運動開始,大量群眾想要找到共識的過程,這樣的手勢在立法院占領時,當初在華爾街的這套手勢系統,有一些記錄下來,到後面就不知道幹嘛。還有像是到街頭做公民審議,議題有什麼影響,在現場討論,而不是喊口號就跟著喊,沒有什麼更深入的互動,利用分散式,有一個成員去認領這個行動,參與政治,我們現在在街頭上再次討論政治,但是在一年前是不可能的,透過小事件去觸動彼此。

「123打道掛」,當時太陽花,因為受不了學生在立法院這麼多天,有人把自己做的事情開放出來,讓大家一起做,把自己打電話的話術上傳,群眾分散式集結的方式,面對國家權力,怎麼樣去面對。其實路過中正一分局行動7-11也幫了很多忙,這也是科技的便利,去影印也很快,路過也很方便,怎麼樣去面對權力的時候,有很多小的,需要學習的撇步。

每個人都是個人媒體,像是之前公民記者正產生器,自己印好後放在套子裡,明文保障公民有採訪的權利,念出是憲法保障的,就會有一些空間,這些就是學運時期,大家花時間討論出的東西。分享與連結,人聲麥克風的方式,中正一分局現場也用這樣的方式,台灣科技每人都有手機,現在有更進步的方式,每個人用小的分享,將資訊散布出去。相對直播這件事就變得非常重要,這個是行政院當天晚上,g0v就突然發現,IPAD加腳架,就突然自己做出SNG直播車,這個進化過程就是把已經知道的事情、方式傳出去,簡單完成現場SNG,本來直播只有三、四台,之後每個人都拿著手機、IPAD就上街頭SNG,很多人就開始思考我為什麼要當公民記者,為什麼要上街頭,這個就是一個進化。

影片裡的這個例子,紐約大學的教授,論述華爾街要怎麼突破,以創新的策略,我們想要改變的這些策略,有沒有可能是用群策群力,發想各種點子呢?這樣的方式運作兩年,開源模式、行動主義、公民精神,開源、開幹,開花。共筆的方式,每兩個月半一次工作坊,討論、協作,就這樣g0v變成了全球參與規模最大的開放政府開源社群之一。基本上,我們很生氣,如果是從生氣開始,如果只是到臉書上按讚,說政府只是怎樣怎樣,罵髒話之後就去睡覺了,我們並不想用這樣的方式,因為政府出了這樣的廣告,就開始這樣的憤怒到協作,這樣的社群與規模,而目前有做到的事情,政治獻金數位化、人力數位化,邀請鄉民去輸入,也因此需要很多很多的人幫忙。

所以我覺得原則上,呼應影片,重點就是要持續溝通,保持溝通管道,願意分享,接力去做,協力而不是合作,讓後面的人可以接著做。在學運期間,其實把這樣的方式大爆發運用,高張力的方式,有非常多的成果,能夠幫助到運動第一線的人。維持連線,我們彼此如何維持連線去溝通,讓裡面可以發酵,在影片中也有談到,我們讓立法院的網路是通的,控制了對外的交流,不然裡面就變成孤島,怎麼運用網路資源,也必須依賴基礎建設上,把很多連結放在一起,很多事情不是只有一個人會去做,有很多熱血的人發起,如果之後有不同的議題,都可以用現在發展出來的方式去套用。

那要怎麼樣在日常生活作到這些事情,自主補位,我們當然希望每天都對社會有貢獻,怎麼作又不會很累,不會覺得絕望,發現問題,提出解決方案,成立團隊、原型,施工,一個人伐樹,分身伐樹,最急迫的是我們需要加速,才能在希望中尋找明燈,希望開源的方式跨領域。「不要問為什麼沒有人做這個,先承認你就是沒有人。」,因為沒有人是萬能的,一起來貢獻,意識到跨國的交流,是不是有可複製的經驗、重複利用的工具。

:當初主辦單位的演講邀請來的時候,我有請問與談的另一位是誰,聽到是筱薇我就很高興,在太陽花之前,我畢竟是旁觀者,我為什麼會這麼關注臨時政府,因為自身新聞網站工作的經驗,科技界入之後如何改變社會,像樂生運動,當初有一群,知道如何利用網路吸引注意,MSN、BBS、部落格串連,募款二十萬去刊登訊息。從野草莓一直到大埔、太陽花,大家很容易只看到太陽花,但是前面已經有很多累積的滾動,現在加入g0v的力量,用開源的概念、分散式的方法,某種程度上又跨了一不,會讓人保持希望感的原因,運動者也在進化,政治人物也在進化,壓制意見的方法也在進化。

兩邊在比賽,現在有很多東西要改進的,在台灣變得更糟之前,讓它不會往下掉,讓它變得更好,雖然是很微小的累積,但都是一個很好的改變。在這個時代裡面,誰都可以當記者、記錄者,對於觀眾來說,你可以觀看的東西就越來越多。

:網路帶領起來的現象,創造出的去中心化,對威權者有很大的震撼,聽這個工作過程,沒有辦法界定誰是首謀。

:認真去找還是找得到,其實他不是那麼中心化,像政府單位想要找我們演講,都不知道要找誰,沒有人能夠代表這個社群,但是我能用我的經驗去分享,太陽花也是有點去中心化,有一個決策,其實也是後期才產生出來的,可能是因為網路的關係,會產生出這樣的一個型態。g0v提供的是說,在去中心化的過程當中,所有的工具、記錄,所有的過程,都在網路上公開,可能五年後有人要做這個事情,都可以使用目前有的東西,這些東西都可以再利用,不用在去問原來的發起人,能不能使用,重複原來舊的經驗。

:去中心化的經驗,紀錄片導演本身就是不去中心化的人,以你的經驗,會不會產生效率的問題?或是重要的坑沒人補的問題,大家都是志願者,工作效率的問題?因為是去中心化,每個人都可以加入,會不會有臥底?如何防範?

:界限有些人是可以開放,不同行動會有不同的人去做、發起,有些事原本以為可以開放,後來發現不行,所以後來有一個認證系統,去確定身分,我覺得是界限的問題,不同行動的特質去做考量。效率的問題,則沒有辦法強制,對我來說也是很大的思考翻轉,所有通告,誰該做什麼,在我的腦袋裡,這是由上而下緊密結合的事,可是在一個新型態的工作模式裡,可能是相反,有些時候,某些坑真的會沒有人去做,這一兩年的發展是沒有預期的速度完成一個專案,可能是出乎預期的好,也可能是出乎預期的壞,那現在有法人,所以如果有些事有時效性的專案,就用募款的方式希望盡快解決。

[觀眾Q&A時間]

Q:其實我覺得選舉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公民運動,公民運動就是讓台灣更好,至少台灣的選舉制度是公開的,這些人都是我們選出來的,應該要帶領我們而不是治理我們,選出來的真的是可以帶領我們的,而不是背後有什麼勢力背景的人。

:業餘去從事一件事是非常正常的事情,的確台灣有一個選舉的制度,政府黑箱的問題,即便人民素質再怎麼提升,人民要如何參與政府的機制,假如這個事情往未來,有什麼樣的可能,讓台灣人民參與政治的規律裡面,而不是選舉的當下才在關注。

:政府也有跟g0v來溝通,他們也很苦惱,開放化這個部分是有在做,給他們一些震撼教育,他們也會了解資訊開放的重要,但是監督還是要公民的參與,這些東西是可以建立的話,我們可能就不會這麼絕望,那個是長期,我也不知道朝這個方向做,來不來的及。

:我們為什麼會選擇這樣的政治人物,靠人脈、樁腳、里長,我們的政治人物,傳統獲取選票的方式,政治資訊的不透明,財政預算透明化,擺脫制式行為,就必須要跳脫傳統思考。

「我們沒有名字,但世界卻因我們存在。」

來自影片中的一句話,也正是公民崛起所貫徹的思想,我們不是被支配、被管理的,我們都是讓世界變得更好的一份子。不論你是否曾經參與,看完影片後,或許能夠發自內心的對未來充滿信心,從影片中重新找回生活中的力量,這也是我們努力希望傳達給觀眾的。

創作者介紹

2014 CNEX 國際華人紀錄片影展

2014 CNEX 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