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吉美》映後座談記錄

與談人:導演劉翠蘭、法鼓佛教學院院長惠敏法師

IMG_9836  

 

主持人:請問導演是在什麼因緣下,邀請到惠敏法師來共同分享這部片?

導演:其實我是2011年的時候第一次到台灣來,那次是我要到法鼓山開一個會,我在山上待的那三、四天,給我一個特別深刻的印象。雖然法鼓山是我們漢傳佛教的寺院,但是我待在法鼓山的那幾天,讓我找到一種我在中國藏傳佛教寺院的感覺。我覺得這兩個寺院有一種相似的地方,而這種相似點是我在其他佛教寺院內不常看到的。在這個片中,我的感覺是這邊的僧人他們很快樂,而且那種表現它是外在的,讓你看到他們喜悅很快樂,而在法鼓山的出家人是很莊嚴、很安靜,但是我也能看到他們的喜悅,所以因為這樣的原因,我當時去法鼓山的時候,這部片子正在拍攝當中,我就看到隔著這麼遠的相似點,我就想在這個片子完成的時候,非常希望能請到惠敏法師跟我們一起交流。

主持人:請問惠敏法師您在看完影片後感想是什麼?

法師:當然我們在法鼓山的環境是不太一樣的,法鼓山跟寺院一樣,但我所屬的是一般的大學,那邊是教育部管理,一樣有學士班、碩士班、博士班,所以我們是叫法鼓文藝學院,在性質上稍微不太一樣。但是我剛剛聽劉導演在說,我發現確實有這些類似的地方,因為可能是同樣佛教的原因,出家總是要捨離一些慾望和執著,當你捨離這些慾望、執著,可能會快樂一點,或許她講的相似點在這邊。但當然也有不同,片中講的是大陸近海深山地區,文明條件稍微沒有那麼充足,那我們學校這邊當然離台北很近,跟一般文明的設備和條件也不是差很多,所以我們兼具現在的舒適性,也有很多設備、交通、食衣住行,所以有時候看到他們在那種物質條件比較沒有那麼充實的條件之下,還是很快樂,會讓我反省快樂到底是什麼。另外他們用很少的資源在生活,那我們在都會,要那麼多資源才能夠快樂,也是讓我們看到不同型態生活的可能性。

觀眾:片中特別有一幅畫像被模糊化,想請問那是什麼東西?以及後製上為何要做模糊化的處理?

導演:您會注意到這個細節,估計您應該知道答案,我覺得您應該是對這個文化比較了解的觀眾,而且您注意到那麼細節的地方。對,我們確實是做了一些處理,這個原因的話,我想大家對西藏的狀況若有了解都會明白的,所以我在這裡就做一下簡單的回應。這個片子主要是反映藏傳佛教的寺院生活,那麼有很多的人拍西藏的片子,從不同的角度,用不同媒介的形式,藝術的形式、文字的形式,包括電影,甚至是關於西藏的紀錄片都非常多,每個導演他對同一個文化的理解有不同的方式,而且他也有自己擅長的不同表達的方式,我覺得可能從政治的角度去看西藏的導演裡面,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但是我有一個很獨特的視角,我希望的是在這個電影裡面呈現我所看到的藏傳佛教的寺院,至於其他的部分,那個不是我想強調的重點,所以就將達賴喇嘛的照片處理了一下。

觀眾:請問電影做了模糊化的處理,是否就能在中國上映?

主持人:這部分我來回答好了,其實在中國上映那是另外一個話題,那是因為不管你什麼影片,只要是獨立影片,要上映幾乎都不太有機會,這是我們的理解和經驗。它還跟經濟層面、戲院的把持,還有這個龍標的審查有關,所以不是這部片能不能上映,其他片可能也沒辦法上映。但是中國有其他放映的方法,例如說校園巡迴放映、單獨放映,這是有可能的。

觀眾:請問導演是在什麼樣的緣由和契機下,想在西藏拍這部片?以及影片後段提到還俗的問題,請問這在西藏是近來越來越普遍的現象嗎?當地人是怎麼看待這個議題?

導演:實際上我剛博士畢業,我做的論文就是跟西藏的音樂有關係,然後這個寺院是我從2007年的夏天開始,到現在我每年都會到那邊做田野調查,就開始認識寺院裡的僧人。他們這個寺院非常特別,雖然我去的時候寺院的規模非常小,只有20個僧人,但是他們非常的特殊,他們這個寺院保存了西藏嘛呢吟唱的傳統,就是六字箴言。他們這個寺院的僧人,會用18種不同的調來唱六字真言,這是非常非常特別的,這是我最開始注意到他們的原因,後來就決定要拍這麼一個片子。

然後提到還俗,我真的非常開心你能夠注意到這個,因為這是貫穿整個片子的主線,而且在片子裡面也提到過。我其實一直跟他們都有保持聯繫,但是我每次打電話之前都會很害怕,我不知道還剩下幾個人。在這個片子後半部分的時候,其實我剛開始去他們有20個人,我第二次去的時候大概走掉了一半,還剩下只有十二個人在裡面。大家在看的時候,剛開始有三個年輕人,他們晚上的時候在那個帳篷裡面談論你們家是種田的、你們家是放羊的」那個地方,第二年除了我們的主人公吉美,另外兩個人都走了,包括他們的好朋友。

我沒有做過整個藏區的統計調查,但是從我接觸到的寺院裡面來看,尤其是年輕的上一批人,他們可能很小的時候十幾歲左右就去了寺院,不管是自己選擇還是家人送過去,然後到了他們稍微年紀大一點的時候,就是1617歲的時候,開始感覺到人生當中某一個時間點,你一直在往前走,突然你停下來有一點時間想,你就會想,我是不是還可以走別的路?現在還來不來得及?然後這點也是打動我的地方,因為其實那個時候我也在徬徨,我是不是還有一條更好的路要走?我真的要沿著這個方向一直走下去嗎?其實吉美在裡面他也在問相同的問題,就是跟他一起在寺院的,不管是走了的還是留下的僧人,這個還俗還是繼續留在寺院,其實問的是相同的問題:我們正在走的這條路是我應該走的嗎?是我這一生可能走的最好的路嗎?所以這個是特別打動我的地方,這也是我想拍這個片子很重要的原因。

>影片資訊

9.26 五 17:40 華山一廳 │ 9.29 一 13:20 華山一廳 │ 10.3 五 10:30 華山二廳

創作者介紹

2014 CNEX 國際華人紀錄片影展

2014 CNEX 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