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途》映後座談記錄

IMG_8721    

:首先先歡迎歸途的導演香港的洪光顯導演以及我們CNEX的監製顧問來回答觀眾的問題。那我先請導演簡單自我介紹自我經歷以及什麼機緣之下拍了這個片子?而且我特別感興趣的是說,香港有很多藝術家,這兩位不是最最最有名的,或許也不是得最最最多獎的,那為什麼選他們做你的主角?

:因為我最初因為cnex的案子申請,我自己覺得我們有很多的東西是沒有對事物的熱情,那就是很多東西都沒有什麼變化,我就是用這片子去講沒有太多機緣與名氣的藝術家去講這故事,從他們的經驗價值可以去看到他們盡很大的努力跟熱情,也其實就跟跟我很像啊!拍片、帶小孩阿,家庭阿,其實最後是我兒子,就是帶著他們去看表演。

:你也不講,原來是你的小孩! 為何要叫歸途呢,還有你還沒回答為何選這兩人呢?不可能路上碰到就說就這兩個人。有沒有個原因?

:那個黃仲瑜是我的同事。我忘了介紹自己,就是喜歡一起創作的,這幾年我主要拍紀錄片,我平常是教書的,黃是我在大學工作的同事,我就發現他其實很專注去創作,他就是沒有想太多去出名,我就很欣賞他,就是有機會就問他可否拍?後來就去cnex,後來就是看到周的舞蹈,就狠想替香港拍一些東西,我就去問她可否拍她,另外我太太也有跳舞,就是她老師。所以看到影片裡的她去看出生的寶寶也是我的孩子。

:那為什麼叫歸途呢?

:歸途的原因是因為,今年的題目是愛的消逝與重現,我想如果我們的心可以歸途的話,就是做我們最喜歡的事情,沒有想出名阿,就是我們時代的歸途,另外就是回到最原始的純粹的初心。

:下個問題想問施老師,開場有說這是我們自己的監製影片,在兩年前有出一個題目給大家叫做愛的消逝與重生,然後就是透過這個題目有些優秀的導演來提案,其中這個案子也就是有入選的提案,兩年後也順利完成也在這裡播放,那這影片呢我們也請了就是你算是義務幫忙的老師,非常厲害的知名電影工作室,也是非常著名的監製跟製片人來指導這部片,那我想問施老師,一開始看到影片一開頭,我看到兩個對藝術家來說很困難的事情,香港是有一個環境的關係,就是空間,這個空間我們台灣也不大,這香港空間更小,就是對這兩個藝術家來說很難以去,基本上就是創作的空間都很貧乏, 第二是政府的資金極度的難爭取,他們大部分都是有這個情況是給大團體,對比較獨立性、比較實驗性的,好像是比較不足狀況,我想問施老師以電影角度,就是也是常要去平衡導演的創作跟實際的可能性之間,以及香港的環境下,你怎麼去看這些藝術家在這樣的困境裡面,是根屬於香港本身的先天條件呢?還是沒辦法就是普世的遇到的狀況?

:大家好,我自己澄清一下,我沒有幫忙,這都是導演的功勞,我也是第一次到那個場合去認識CNEX這樣的機構,我也認同他們的目標就是對我們這個,變化很多的年代去留下這樣的紀錄,我第一一次在大銀幕看到這個影片,我自己都覺得很感動,我覺得困難,空間是肯定,大環境對空間都有一定的困難,空間資金都是,但不是唯一的難處,藝術家要自己去克服自己要追求的事情,空間是一個,資金是一個,當然還有很多很多,當然最後要完成自己所追求的,片中的那句話, 完成生命,就是要這樣子,非洲地方很大,但不是這樣就出多藝術家,不是因為空間或是怎麼樣,你們大家來看這片,都是對藝術有一定的追求這樣子,所以為了困難而放棄,就是要過他,一關關的過他。

:施老師有想起以前自己這樣打拼的過去?

:我還好,我就是常常感恩,因為這兩個藝術家他們做得不是那麼主流與商業,所以更加的很難得去記錄下來,就是不那麼出名才有意思,拍出名的太多了他都去紀錄他都去講了,而且這兩位藝術家都是那麼的平凡,他們倆也是不怨天怨地的,這樣子挺好的!

:現場我覺得機會難得有誰要提問的呢?不管是對於藝術追求或是分享心得都可以。

IMG_8709  

觀眾:我覺得紀錄片最有趣就是從自身身邊作紀錄,剛好導演是去記錄身邊下的,我的問題很單純,是想問兩個藝術家有透過導演互相認識並一起做一些創作嗎,因為我覺得在這年代裡面,就是跨領域的合作是很普通的,因為我剛剛看電影的時候一直期待這兩個人有沒有什麼不一樣,那因為前面那一部是在講自造時代,看起來是還滿符合的。

:我有想過,但黃的創作是很困難的,他對跳舞又不是那麼的熟悉,我有問過他,他就是認為難度很大,還有就是周的舞蹈也還沒有做過類似的,兩位也不認識。

觀眾:就是關於舞者的故事就是有提到她犧牲家庭,有一幕就是在他,不知道是不是畢業典禮,是帶小朋友參加,那一幕是想表達說,他是因為幾乎沒有時間陪小孩,只有在一些重要時刻才有辦法想盡辦法去參與嗎?因為我不確定他這樣的犧牲方式是導演要詮釋的嗎?因為前面提到為了工作他犧牲很多生活,家庭等,後來就是帶到說,她跟家人聚在一起的時候感覺只有在那個畢業典禮,好像平常生活很難參與,只有這些重要場合才能去,導演是想表達這樣的情境嗎還是什麼詮釋?因為我那邊看不太懂,

:那是一開始的舞蹈的搬獎典禮。

:就是那個頒獎典禮出來後,就是那個兒子笑一笑不太出來那個!

觀眾:就是兒子笑一笑,笑不出來的部分,就是幾乎捕捉不到他們家庭相聚的時刻?

:你的意思是他們三人的時間太忙,幾乎能聚在一起的時候是在公開場合,因為你沒拍到嗎?

:她有拍到就是前一版本,後來剪掉了。

:就是忙碌到三人只有晚上才見得到

:差不多啦因為爸爸也是很忙!

:真的就是一個重要時刻 一個藝術家的頒獎家人才能一起出現。

觀眾:其實我滿好奇她女兒,因位一開始那個全家聚在一起,我以為重點是那個男生,因為他勉強擠出笑容,後面有提到她女兒跟他一起參與舞蹈演出,因為有寄路到她女兒,我就好奇她女兒與母親的互動,可能故事是沒有紀錄紀錄片裡面,可是導演所觀察到的?所以女兒是有學舞蹈嗎或是有受媽媽啟發?我想應該有,因為她的女兒現在大學念的是藝術方面, 兒子也是高一,去了藝術中學,我想對他們是有影響,但他們家庭生活的時間是比較少了,比如說像周可能一星期才煮飯給他們吃,很多時間是排舞的。

:所以的確扮演媽媽的角色時間是很少的!

:因為我有時候問她,他都會不好意思!

:這真是永恆的難題!

觀眾:導演你跟兩位也都有類似的狀況,有很多限制但也有很多執著的追求,然後不斷接受挑戰,我想請問你們三位可能有其他工作支持對藝術的追求,那你想做紀錄片是因為想對香港的一些現象想作一些創作一些詮釋還是說,想要表達我們的人聲在藝術上是沒有辦法做到盡頭?所以你會用不同形式去把他表達出來?我是想了解你們三位的心歷。

:我想大家一樣的都是對創作的,我們這個年代都是需要去做創作,我們要做到人道,對我來說我的狀況,我如果有機會去拍我就會去拍,真的要感謝CNEX給的幫助,因為在香港拍紀錄片播映機會很困難

:香港的放映不多,好像必須要在很獨特的場所才能放映,並不能像華山這樣的空間!

:當然也謝謝觀眾周日來看片!

:我有小小的個人問題問施老師,我們都知道老師平常作劇情片,很多片子我們都很喜歡看,想問施老師以後有沒有要做紀錄片,看到這樣的獨立精神!

:我喜歡紀錄片,但我不是很懂,對於自己不懂的東西還是不要亂做!免得大家都很失望!但我還是很喜歡看,學到很多東西,

董事長:謝謝兩位!我想過去這幾年CNEX出品的作品中,都有很多香港的作品,在數年前有一個叫音樂人生,那時候我們可以看到香港在一個高度資本化的要做一個這麼個人化的作品很難,我有香港朋友說到台灣就特別放鬆,而香港從幼稚園開始就必須準備很多考試,要不斷的社會的階梯往上走,所以感受到在香港要追求這樣的個人理想是很辛苦,請問在兩位的創作經驗中可否分享在香港非常資本化的社會中,對於這樣的藝術性表演工作者來說,是用什麼心態來面對,而在台灣也許是有很多人是羨慕的,而深為藝術工作者又如何去對抗這些問題?

:我先大家介紹一下,我們坐在這邊,這麼低調的是董事長,音樂人生也是過去的作品。

:香港是不太適合與鼓勵,這些年輕藝術家,尤其是非商業藝術家的地方,所以他們是非常的辛苦,面對的挑戰特別多,因為有很多人不是全部人,都認為他們是傻瓜,就是以這個態度,剛剛他講的對,在台灣有很多人是很佩服他們的追求,所以在香港是特別艱苦的,所以因為有CNEX這樣的機構讓這些傻瓜能做到。

:一般而言,都認為大學藝術系傳不了錢,比如說現在大學念藝術系都是女生就是因為家長的想法,就是女生之後就嫁人,就是香港問題就是空間比較小,像我過來台灣就覺得空間大啦,文化的氣質啦。

:我再補充一句,大家都覺得香港有很多傻瓜,但每年都有更多傻瓜要出來!

:對阿這真是不容易阿,再這樣艱苦的情況還可以繼續堅持,那我們今天的放映就到此為止,謝謝各位。

創作者介紹

2014 CNEX 國際華人紀錄片影展

2014 CNEX 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