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凱薩查維斯的戰役》映後座談記錄

IMGP4135  

導演:謝謝大家百忙之中來看這部電影,我今天看到這麼多人來其實還滿驚喜的,因為這個議題在美國之外的地方並不是有那麼多人知道,但是我想電影中的訊息應該在全世界都是通用的,尤其關於團結社區這個部分,美國加州的果園產業生態可能跟台灣的不太一樣,但是我覺得這部電影很重要的訊息就是說,只要我們整個社區的人大家團結起來,是可以捍衛我們的尊嚴或想要的東西,那這個時間歡迎大家來問一些問題,那如果你們沒有問題的話,我也有一些問題想要問你們。

觀眾一:我想問一下說你這個故事開始的start point是在哪裡? 然後之後你是怎樣去考慮說甚麼是這個故事的重點?

導演:我當時接收到85小時的畫面,然後內容都是關於Caesar生前的事蹟。所以這85小時裡面的畫面其實有16小時是從來沒有公開過的,然後其實這是一件很特別的事情,他在美國其實是很有名的人物。我覺得裡面最震撼我的是他採取了絕食行動,而且執行了36天,我在看這些畫面的時候我不只感到相當震撼,因為看到的是一個61歲的人絕食了長達36天之久,那更重要的是我從這裏面看到說透過絕食抗議的行動,其實這裡面就包含了他這一生很重要的一些精神,就是他為他想要爭取的東西而爭 所以最先的這批影像畫面就是這個故事的主軸和骨幹,然後我再2008年開始去訪問我們在影片中看到的其他人,我們在2013年12月的時候剪接完成。

觀眾二:我想問說中間有一個訊息是在處理說在整個運動發展過程,其實也有工會內部,就是工會1975年之後有一個人是在回顧說其實那過程,凱薩也用了一些特殊的方式在處理工會內部的意見,那其實有人是不同意的,於是他辭職,我想知道說那個背景具體是甚麼?因為可能不是只有這個人辭職而已,然後第二個問題是我想知道因為片裡面有一個軸線是帶到6070年代那時候的運動跟80年代之後的某一種冷漠的狀態是不太一樣的,那想問問看那道現在呢?也包括葡萄園農藥的抗爭,那現況是甚麼?

導演:謝謝你問了非常好的問題,如果我要把這個人拍成超完美社會運動英雄式電影,拍這樣的電影是很容易的, 而且其實我也有受到一些來自她家人跟在電影中你有看到那些人還有當時參與運動的壓力,他們會希望我朝這個方向去拍,但是對我來說我覺得很重要的就是,我要呈現出非常有創意而且最後也是很成功的六七零年代這運動,他其實是沒有辦法靠我一個人這樣支撐下去,那個主要的原因就是說因為Caesar他在這個團體中的領導地位其實在最後是有受到爭議的,所以我想說我在拍這個部分,主要是想提出一個問題說一個社會運動他有沒有辦法完全只靠一個非常魅力的領導人,然後自己這樣演變下去還是他其實也需要其他的東西,那我想我們從歷史還有從這部電影裡面都學到一個教訓就是說通常我們沒辦法只靠一個領導人來讓運動一直發展下去,但是今天在美國農場工作這些工人他們其實工作環境、整個生活狀況跟當時Caesar他們開始這麼運動時並沒有太大差別。

觀眾三--江國揚導演:謝謝導演帶來這部這麼棒的片子,我有一個問題就是說就像導演剛剛提到,在影片的最後面我們看的這些農場工人他們的生活狀況並沒有改善很多,那我想到的就是說事實上農藥這個問題後面牽涉到生產農藥的這些大型化學生產公司,那這些公司的利益會影響到整府的決策,那事實上這樣的問題在其他的問題,在食品也是一樣,這些跨國性的大型企業常常是擁有發常大的影響力跟發言權,那一般的人民或是工作者常常是處於非常弱勢的情況,那導演會去拍這樣片子,對這樣的議題有甚麼的想法?是很悲觀的覺得說像這麼影片呈現的到最後幾十年來能夠改善的很有限,問說導演本身有沒有什麼樣的想法?可以跟我們分享

導演:你剛剛提到跨過企業在國際上的影響力是非常正確的,今天電影工作者通常都會面臨了兩難,就是說他到底要不要在電影的最後加入這個訊息就是希望藉此喚起更多人來行動,我非常尊重這些把這些呼籲行動放在電影裡的導演,但是對於我本人來說,我第一個最重要的身分是敘事者,一個說故事的人,所以對我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如何把我說這個故事的觀點呈現在電影裡面,那我對社會運動的關心可能就是在比較次要的地方,我們現在社會上有許多問題是還沒有被解決的,包括我們電影裡面這個農藥問題,所以我希望可以藉由拍攝這個紀錄片,可以影響更多人,可以讓真正適合跳出來當一個領導者發起一個運動帶大家一起解決這個問題,讓最適合的人出來做這件事情,不是我本人出來發起這個抗議的活動。

觀眾四:我想問一下你開始拍這部片的觀點跟去到當地的時候有因為裡面的部分 touch到你,導致說你有想法改變或有些東西挑過了,會因為去到當地的情感而跟當時的出發點不一樣嗎?

導演:我想大部分的電影,尤其我們紀錄片導演,一開始我們拍攝的想法跟最後剪接的時候多少會有些轉變,不一定是很極端的轉變,但是如果完全沒有轉變的話,可能也表示說思想不夠開放,所以完全沒有被影響好像也不是正常的事情,通常這樣的轉變通常不是我們在剪接室剪接的時候,通常都是拍片過程中隨著故事的演進,心情上會有些轉變,那Caesar這個人在美國其實我就是把他當成一個很完美的英雄,都沒有犯錯,所以我其實在從小長大的過程也都把他視為一個英雄人物,也沒有想過要去質疑他,可是在我開始著手進行這個計畫去研究去看這些資料,才開始發現他其實有一些缺失或是他不是沒那麼的完美,是有一些瑕疵的, 所以其實這個在情感上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因為你著手在進行的這個計畫中的主角是一個你從小到大都一直視為英雄人物的人,但是當你真正在做這個研究得時候你發現說其實他的領導是很有問題的,所以在拍攝電影的時候我需要做一些事情,就是說我如何在一邊跟大家展現說他對美國這個社會這麼偉大的貢獻,我也同時沒有去忽略甚至去指出他的一些缺點。

觀眾五:是甚麼樣的契機開始想要拍這個影片,是因為有人邀請你嗎?或是從小就開始在醞釀想要拍攝製作關於Caesar這部影片?然後第二個問題是,影片裡面訪問的對象都是Caesar的夥伴和他的親人,那我好奇裡面為甚麼沒有訪問農民?

導演:我先回答第二個問題,我想就是我們在拍這部片的時候的確有一些美中不足的地方,那為什麼我們沒有訪問這些農民呢?其實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其實我們財務上出了問題,錢差不多燒玩了,在還沒訪問她們之前我們必須開始進行剪接 我真的很希望我們還有多六個月的時間的話,是可以去跟這些農民繼續做訪問 除了說讓他們包含在這部電影裡面之外,希望也可以透過訪問他們繼續探討Caesar在領導不足的方面的問題,那我們拍這部片前後拍了七年的時間,納在我們最後一次做一個大概初剪之後,我們就把這部影帶送到影展,看看會不會上,那後來上了之後我們其實剩一個月可以剪接這部電影,所以主要是為了趕這個影展,所以最後的版本是大家看到這個樣子,這個故事說來話長,就是當時為什麼會拍這部片,某種層面來說不是我選擇拍這部電影而是這部電影選擇了我,當我四歲的時候要去上幼稚園,當時有一些大學生義工來我們這個幼稚園,有一天要吃午餐的時候,我注意到一個大學生在吃水果的時候把葡萄都挑出來,我問他為甚麼要把葡萄挑出來,他就跟我說因為這些葡萄完的主人會對這些工人其實是很不好的,這些主人會羞辱工人,讓他們住在很簡陋的地方,工人抱怨或抗議的話他會直接把他們解雇,聽完這番話,開只覺得我盤裡的水過世非常醜陋的,然後我之後再也吃不下去,然後我就把我碗裡的葡萄挑出來,在旁邊的同學聽到了我們的對話,也開始降碗裡的葡萄挑出來,然後接下來這一整年我們幼稚園的小朋友都不吃葡萄,所以當我長大成人之後,有人來問我願不願意跟他們一起拍一部關於Caesar的電影,那我當然就說好,比較可惜的是那時候主要的他得乳癌所以在我開始加入的時候他已經過世了,所以他過世後留下這些非常珍貴的影像畫面就來跟我聯絡問我願不願意接收來拍完這部電影,所以我覺得這一切從回想小時候的事件到現在這些因緣際會我覺得是一種緣份,而且跟我本身有很大的關聯就是我自己的父親還有伯伯叔叔阿姨姑姑在我出身前其實也是果園的工人。

觀眾六:你剛才有提到說,當時你拍這部電影的時候有受到Caesar家人跟朋友的壓力,那請問他們看到你拍攝書來的結果有甚麼反應嗎?

導演:電影裡面有一個受訪者,那時候有威脅我說要對我提告,Caesar的一位兒子保羅就在電影裡面有看到他說那位兒子跟Caesar的朋友,當時是拒絕參加影展的首映,所以他們會這樣做其實是那時候有一個人威脅要提告,那那個人她想要提告的事他看到剪接的板本,所以他們才拒絕參加首映,後來凱薩的兒子總算看到我們現在看到的版本,跟威脅提到的人當初看的版本是不一樣的,然後他看到的時候是我們在美國上映之前的事情,當然她看完心中也是有點介意,不過他還是有來我們其他場次,我覺得有一點很重要尤其是如果你們在座有電影工作者的話,我覺得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你一定掌握的主導權,在最後一版也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一定要接持自己的立場,如果說我在剪接的過程中其實是有受到家人其他人的影響的話我就不會想要拍這部電影,而且這部電影也會失信於觀眾所以我給電影工作者的建議就是你一定掌握絕對的主導權,然後決定你到底要把甚麼東西撿進去,不要受到別人的影響。

 

創作者介紹

2014 CNEX 國際華人紀錄片影展

2014 CNEX 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