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植人生》映後座談記錄

DSC05917  

 

主持:這部片的製片問也到場,歡迎監製也上台。大三的時候接觸到這種題材,當時的契機時?

導演:當時去參加了影展,我也帶著影片去,認識了王雷軍先生,可以讓他說一下。

王製片:當時我要做生命圖書館計畫,這是大陸的NGO,就是找一些有趣的人講一些生命故事,賈瑞明就是其中之一。因為導演是個有信仰的人,他對有信仰的人很有興趣,所以覺得這個可以拍,就拍了。

主持:請問應老師,當時導演才大三,為什麼在這麼多徵件者中選擇了它?

應老師:其一我也是上海人,女主人翁也是上海人,背景也在上海。其二是自然農業這個題材。只是農業並不好拍剛開始很擔心,但導演拍的其實只是以農業為手法,來講一個人物的情感。裡面有很多細微的描寫,老賈是北方人,有理想有大男人主義很坦白,尚英是上海人,外表很柔和但其實心裡很多主見。

主持:片子到了三分之一時開始出現人物的糾結,夫妻在導演前面直接吵架,導演會不會很尷尬?還是習慣了?

導演:其實後來已經習慣了,前面就已經有些爭執了。包括第三者其實出現很久了,矛盾已經出現很久了。

主持:我自己是女性就會比較偏向女生,導演呢?

導演:這是個常被問到的問題,很多觀眾觀點都不一樣,與教養、年齡等等有關。這很難用對與錯去衡量,只能交給時間吧。我自己是覺得那是他們的事情,也不太適合去評判。

觀眾:拍攝出來很多畫面都很美,還有像醫院裡老賈、尚英和嬰兒那個畫面。是不是有特別選擇角度?對美學上有什麼要求?

導演:我自己有學過繪畫所以對美學有些要求。在醫院我俯視拍三個人,本來只是想這個嬰兒如果哭應該很有趣,所以那個鏡頭等了二十分鐘。本來就想以這個做完美結局,沒想到剪接時發生第三者的事,才又把後面的事剪進去了。 

觀眾:尚英後來還是把農業做下去的理由是什麼?

導演:其實拍這部片讓我對女性的認知有很多成長。尚英的父母當初反對尚英嫁去農村,尚英自己也並不是很認命農村女性的角色,才會和老賈這麼多衝突。但後來尚英漸漸看到其他農村阿姨的苦,才漸漸認命,後來小孩又出生。剛開始是老賈帶著尚英進入農村,到最後這些經歷下來,反而是尚英接受了命運留在農村女性的角色。

IMGP4232

主持:這個農場現在是誰在經營呢?

導演:目前老賈和女朋友住在別的地方,偶爾還是會回農場照顧農場和小孩,主要主持的就是尚英了。

主持:剛剛有講到一些不同地方的人的個性,上海的女性是怎麼樣呢?

導演:上海的男人都是很怕老婆的,換句話來說就是上海女性是很厲害的。在這片子中,我是很尊敬尚英的。我自己覺得老賈是個很特別的人,也不好說是誰有問題,但怎麼說,在小孩出生時,對象又是一起做農業的人,我還是覺得老賈是錯在先。真要搞好自然農業,那首先要處理的是土裡流的水,光是整治這個就要很長時間的。

觀眾:老賈種得稻米好吃嗎?

導演:本來首映場要帶米來分,結果行李箱放不下。其實大陸人買也不是管好不好吃,主要是買一個信任,因為大陸食品安全的問題在於安全感的喪失,現在好不容易出現一個讓人信任的東西。

應老師:上海是經濟環境比較好,稍微有點錢可以鼓勵有機、環保。

觀眾:一個很不解的地方,電影中老賈自己下田的畫面很少,到底是他很少自己下田,還是畫面比較少而已?

導演:正好我進入拍的時候,他已經種四年了,所以他開始做比較大的經濟、企業型的規劃,尚英主要就做銷售,都是夫婦兩個人來做,所以老賈也比較少下田了。其實他們大部分都是用機器的,人工只針對比較特別的品種。

觀眾:很喜歡這部影片,我自己也關注有機農。剛剛導演提到因為有些信仰才拍了這個故事,請導演分享。

導演:我拍了很多畫面是大片的稻田,那時我大三剛接觸一些佛教知識,聽老賈講自己的理念,講得很玄很宇宙,我就覺得很有意思:種個田能種成怎麼樣呢?拍片過程中的收穫,最多的就是對家庭和女性的理解吧。三言兩語講不完,就覺得女性很偉大,尚英跟著老賈這樣有伴侶的形象其實在自然農業圈是很好的形象,無形中給老賈加了很多分。

觀眾:不知道導演有沒有注意到農業發展,會不會再去拍其他類型的農業?

導演:確實有很多種農業類型,不過主流還是化學和農藥。至於下一步題材應該不會是農業,已經在拍別的片子了。

觀眾:下部片所花的時間?

導演:整個歷程是三年。目前拍的片子是信仰者,目前還是製作中,要剪接了。信仰者拍的也是一個信徒的故事,但不知道為什麼也是一個愛情故事,這次的故事更有趣。

創作者介紹

2014 CNEX 國際華人紀錄片影展

2014 CNEX 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