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眼睛》映後座談記錄

與訪人:徐童、張國動

IMG_9700  

 

主持人(以下簡稱主)近幾年來,您關注的事與議題大多都是走江湖的人,包括性工作者、賣書的人……等。請問在選題材時是怎麼想的?

徐童導演(以下簡稱徐)通常是電視節目才需要選材,紀錄片其實就是人生際遇、一邊生活一邊拍攝,裡頭包含各色人物,因為有了生活有了相遇,也才漸漸形成記錄。這次的『挖眼睛』可以算是特例,因為我原本並不認識他(二後生),他也和我的生活沒啥交集。是透過蘆葦老師的介紹,來到陝西記錄最早的遊民形式,也又是賣藝的人。

張國動(以下簡稱張)其實是去年8月準備做故事篇時,受遊民三部曲所感動,希望透過此篇章結下緣份,所以請蘆葦老師把這個機會讓給大象影業 

主:請問拍攝的過程中碰到最困難的是什麼?片中的主角一直都很配合嗎?

徐:困難其實都不太記得了,只有幅想連篇的感動和領悟。拍片其實就像生活和喝水一樣,久了也就沒有什麼困難的感悟了。

主:兩岸對於『遊民』一詞的定義是不是有些差異?

徐:基本上就是社會的底層或下層,像是小姐阿、賣書的人阿、乞丐阿等邊緣的人,或是指在外打工的人這樣。

觀眾:片子的製作週期大概是多長?和徐導演之前拍攝對象的差別,因為是個盲人?這過程中是如何建立信任的?

徐:其實是一樣一樣的,沒有因為是盲人而有什麼不同。

觀眾:導演為什麼要寫這部戲?二後生一次次的表演,他過程中的心情是什麼?

徐:這其實是一個以死延伸的故事,也是出於對由民的好奇。其實都是出於謀生,二後生他的三大娛樂:老羊油、打火機(找女人)、喜歡灑錢(賭錢)。就是種以肉搏的方試生存在過生活。其實二後生的哥哥也是盲人,二後生住完醫院後身上錢沒了,他哥哥帶給他一對板兒,他就開始沿街唱板搏得同情來掙錢賣唱。

主:其實二後生他是選擇活下去,這也是一種生活的方法。

徐:二後生在『挖眼睛』中所用的曲調叫做討吃調、門樓調。在他身上我看到的是,一人不是想成藝術,而是恰巧的藝術是用生命換來的。

觀眾:徐導您這些年來的不管是主動或是被動的關懷,都讓我們看到這些故事。那像二後生他是一個善於表達的人,請問您是否於拍攝過程中有給一些暗示,讓他更能夠表達自己呢?還是這些的娛樂感、生命力、和奔放都是自然流露的,因為您之前的作品是相對壓抑的,謝謝。

徐: 其實紀錄片本該要求真實性,也強調導演眼中的真實,二後生在我面前是自然表現的。我也於拍攝前先讓二後生摸摸我的臉和相機,讓他清楚整個拍攝的動作。其實影片中的『五沒眼』也感動了我,我非常希望之後能有機會再用它的故事拍子作品,一個在和自己的宿命和遭遇相搏鬥、周旋的故事。

觀眾:每次看導演的作品都會有很強烈的感覺,差異性、原始感、和生命力都非常吸引人。請問您是帶著什麼樣的情感去看這些人物,因為這打破了一般的標準和眼光?而這過程中他們影響了你、改變了你什麼? 

徐:我曾經是個熱愛電影、文字、和攝影的人,但後來我選擇放掉一切開始拍攝紀錄片。我想要進入別人的世界成為他們,但這也是我這輩子永遠也無法做到的。看了他們我不再有生存的焦慮,也覺得活著不再複雜、艱難,而受他們影響也對他們愛恨交加。雖然影響很多,真的很多,但這仍然是個江湖,並不是所有底層的人都值得同情,我每一次都是帶著困惑的心情去從新認識和了解。看見是改變的開始。 

觀眾:和前幾位提問者不同的是,我是第一次看您導得片,是被題材所吸引的:二人台和挖眼睛。請問向二後生這樣唱白場和紅場的人是都唱呢還是指唱其中一種? 還有就是二後生在唱調時導演放了很多三女子家的照片和影像,請問放的目的是想讓觀眾鬆口氣還是想還原現場?

徐:他們大多是紅白場都唱,但以白場為主。主要是希望還原當時現場的感覺,他的缺點是會打斷二後生唱調的畫面,但我是希望盡量求證,把事實和照片為證帶到現場。之後若有機會也希望能找到三女子,繼續拍攝另外一部,從三女子角度出發的延伸。

 

>影片資訊

 9.26 五 19:30 華山二廳 │ 9.29 一 17:00 華山二廳│ 10.3 五 13:20 華山一廳  

創作者介紹

2014 CNEX 國際華人紀錄片影展

2014 CNEX 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