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媒體關注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當權者能夠以官僚體制、國家機器、主流媒體、金融系統等方式無孔不入地壓制抗爭者的聲音,抗爭者唯一、也最重要的工具,就是個人的身體。他們以身體作為抗爭的工具,從邊緣突圍發聲。

在台灣,1988年的520農民運動是戰後台灣最大規模農民請願行動,警察與民眾將近二十小時的激戰對立與流血衝突。當時的抗爭者被黨政軍控制的電視台稱為擾亂社會的「暴民」,而作為抗爭者同一戰線的紀錄片工作團隊 ─ 綠色小組,則與抗爭者站在同一陣線,用影像揭穿官方謊言。綠色小組影片中所再現的身體形象,是直接衝撞的、騷動的、充滿巨大能量,極具感官渲染效應,在解嚴後不久的時代裡,顛覆了體制約束下馴化的、整齊的、服從的群眾身體印象,並搭配游擊式的播放方式,讓地下紀錄片成為社運圈的重要發聲管道。

在美國,六零年代開始,農工抗爭運動風起雲湧。關鍵人物是墨西哥裔的凱薩查維斯(Cesar Chavez),他率先提倡反對過量使用殺蟲劑、並要求改善對農民移工的剝削,並且大規模組織工會,保障底層階級的權益。查維斯將馬丁金恩博士與甘地視為楷模,奉行非暴力的抗爭行動,平生進行了三次絕食,將抗爭運動從流血衝突的可能性,提升為自我犧牲的身體展示,讓他在美國農民抗爭史中成為聖徒般的角色。

絕食作為一種「非暴力抗爭」,唯一的傷害是抗爭者的身體,有時候抗爭者僅能以如此的狀態「被看見」或著「被聽見」。從紀錄片《凱薩查維斯的戰役Cesar’s Last Fast》中,可以看見長期絕食者身體形狀被劇烈地改變了。

在影片裡,紀錄查維斯於六十一歲、絕食長達三十六天的身影。查維斯對於飢餓並不陌生,當他第一次罷工時,就面臨收入斷絕、必須挨餓的狀態。長期的飢餓會導致幻覺,周遭任何一點聲音,對絕食者都是巨大難忍的噪音。即使如此,他在絕食剛開始的時候,每天晚上都出現彌撒儀式中,讓支持者可以「看見」他。最後他要結束絕食的前一天,當工會幹部扶著已經無法步行的查維斯進入彌撒會場時,美國各大主流媒體都在現場架起了攝影機,見證抗爭者如同宗教苦行般的「受難」記錄,讓查維斯所主導的聯合農場工人工會的訴求,被社會大眾看見與聽見。如同林義雄為反核四進行絕食所引起的社會效應。

2014 CNEX 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a-16  

8.23(六)國際華人紀錄片影展【愛去・愛來】首賣會圓滿結束

影展大使謝欣穎對此影展滿心期待,她推薦的作品除了「自造時代」,更對於「荷爾蒙作祟」單元內的幾部影片十分期待,她表示影片將能提供觀眾一種直率、真誠又不拐彎抹角的真愛體驗。

*照片(左) 影展總監 陳玲珍 (中)影展大使 謝欣穎 (右) 台北市文化局長 劉維公

 

2014 CNEX 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東有果樹滿山園,西至屻崗眠祖先;北接山高送涼風,南連長圳蔭良田
春有大戲唱上天,熱天番檨拚牛眼;秋風仙仙河壩茫,割禾種菸又一年 ——〈我庄〉(作詞/鍾永豐)

 

農曆七月俗稱「鬼月」,民間對此充滿敬畏、親切卻也交雜著恐懼與憐憫之情。在此月,王爺、乩童、神明、鬼魂、佛祖、道士紛紛出動,百鬼夜行、神魔共舞,有如看一齣古意盎然的命運大戲。傳統原來默默存在於風光明媚的鄉里、灼熱焚燒的香爐、寓意深遠的節慶,以及最熟悉的母語曲調之中。

我們被生養於此,並對這一切感觸良多,因為自幼即受到這樣的文化薰陶,吳志寧改編自詩人吳晟的台語歌詞,誠心地傾訴了人們對土地的愛:「阮(我們)全心全意的愛你,親像愛自己的母親,不是你的土地特別香,因為你的懷抱這麼溫暖」,透過三部紀錄影像,也使我們勾起靈魂中快要遺落的過去……

 

2014 CNEX 影展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